"狼群网"骗179名中国女孩新加坡卖淫 成员分工明确

2019-03-02 09:17:55   来源:方圆  

(原标题:去新加坡打工可以赚大钱,几个月就能挣几十万元?)

狼群网骗179名中国女孩新加坡卖淫 成员分工明确

 “狼群网”成员支强抓捕现场。民警从其住处搜出大量伪造的房本、营业执照等虚假材料,这些材料用于办理赴新加坡签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方圆公众号2日消息 2019年1月23日,在江苏省连云港市看守所8号提讯室内,《方圆》记者采访了“3·26”案首犯周胜利及其他两名同伙,揭秘周胜利及其同伙是如何利用“狼群网”诱骗、组织100多名中国女孩跨境新加坡卖淫的。

以“打工”为名诱骗女孩

据警方查明,通过“狼群网”出境的中国籍女孩共计179名,那么他们是如何诱骗、组织这些女孩到国外的呢?

“狼群网”网站开办之后,周胜利和朱海涛各自发动自己的马仔招募去新加坡打工的女孩。这些马仔在国内的QQ群、微信群里群发广告,广告内容极具诱惑性:去新加坡打工可以赚大钱,几个月就能挣几十万元!

等在国内招揽到想去新加坡打工赚钱的女孩之后,该团伙成员先是让她们交钱办签证,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等签证办好之后,他们怂恿上钩者抓紧买到新加坡的机票,等飞机落地新加坡后,周胜利、朱海涛等人就遥控指挥受骗者联系新加坡“房东”,也就是“狼群网”团伙成员,由这个“房东”负责安排住处。

住下之后,周胜利、朱海涛并不着急给她们找工作,而是等她们把身上的钱花费得差不多了,才会借机提出卖淫赚钱的建议。如果遇到反抗比较激烈的女孩,团伙成员就会采取利诱、威逼等各种方式进行解决。

部分女孩并没有出境经验,对新加坡了解也甚少,况且身上的费用也所剩无几,在“狼群网”成员三番五次的威逼骚扰之后,最终掉入了他们的“魔窟”。

“专业化”运作的犯罪团伙

“狼群网”团伙的运作高度程式化、专业化。犯罪嫌疑人支强伙同姚洁伪造印章、证件,出具虚假在职证明,为不符合出境条件的女孩骗取出境签证,从中收取高额“签证费”;周胜利、朱海涛安排进入新加坡境内的女孩联系当地人张雷伟,张雷伟又联系新加坡“二房东”吴某、“小天”、刘某等人,安排女孩的住宿、卖淫地点,收取高额房租;“狼群网”成员“天空”负责为女孩提供卖淫所用的避孕套等用品;陈某提供兑换外汇等服务;张大强负责联系马来西亚籍华人郑某提供当地夜场挂靠服务,收取高额“人头税”。

为了赢得更多“客户”,从这些女孩身上榨取更多利益,周胜利还专门编写了培训教材,对“挂网”女孩进行培训。他在教材中强调,每个“挂网”的女孩最重要的是要拍好照片,这是一个敲门砖,如果客人不约,服务再好,客人也体验不到,没人点单,“生意”就做不起来。

周胜利还通过“取经”,学习“友网”拍照经验,比如:拍照要取长补短,胸大就拍近照,拍出巨乳感来,可以露胸,但不要全露,拍出一点若隐若现的感觉;脸长得标致就斜着45°角拍上半身,拍照的时候不能直视镜头,要侧对镜头,拍出来的照片有立体感,表情要自然;拍照之前一定要化妆,自己拍照水平不行的可以叫朋友帮忙拍……

他们还安排团伙成员魏睿华等人协调处理嫖客的投诉,如果卖淫女遭到嫖客投诉,且不服从管理,则对卖淫女进行必要的惩罚,达到控制、管理卖淫女的目的。

除此之外,周胜利团伙为了逃脱警方的打击,还发布了“工作”注意事项,比如“开工”时间尽量选择在早上9点至晚上12点,这个时间段是客人最多的时候;不要睡得太晚,否则不仅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效率,对自己身体也不好;尽量先收钱,客人在房间里的时候,自己的贵重物品一定要放在自己的视线里,手机、首饰、钱一定要多注意;客人带的饮料或者酒类尽量不要喝;住酒店的女孩也要多提醒每个客人,不要在酒店大厅喧哗,低调一些,表现得自然些,像是一个住客,有摄像头的地方尽量多规避一下;客人联系好之后先把客人约到自己房子,先观察一下客人,因为新加坡的嫖客都是喜欢穿着短裤和拖鞋,或者是上班的人穿的衣服是衬衫打着领带比较整齐,警察一般会穿休闲的衣服和运动鞋,耳朵里还会戴蓝牙耳机……

除了加强对女孩们的控制外,周胜利及朱海涛还加强了对“狼群网”的管理工作,把页面做得极具诱惑力,大都是袒胸露腿的女孩,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客户”。

为了更好地经营“狼群网”,更强地利用网络管控卖淫女,更多地利用卖淫获得非法收入,以朱胜利、周海涛为首的犯罪团伙根据新加坡境内嫖客的市场需求,通过网络动态调配卖淫区域。

就这样,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在周胜利和朱海涛的精心运作下,“狼群网”很快成为新加坡影响最大的招嫖网站,一时间,“挂网”人员达到400余人。“狼群网”成员也逐渐行成了专业化的特大跨境组织卖淫团伙,在新加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利益来自挂靠费

周胜利和朱海涛获取的最大利益主要来自“狼群网 ”的挂靠费。对收费标准有详细的规定:在2017年10月份之前,卖淫一次价格在150新币(约合750元人民币)以下的,网站每月向卖淫者收费1300元人民币到2000元人民币;卖淫一次价格在150新币到200新币之间的,每月收费的价格为2500元人民币到3000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每月不菲的“人头税”,也让“狼群网 ”团伙聚敛了大量钱财。2017年10月份之后,周胜利和朱海涛根据“市场”行情对挂靠费进行了调涨。

为出国女孩办理签证也让周胜利和朱海涛赚取了巨大利益。新加坡签证政策主要有旅游签证、留学签证、工作签证、结婚移民签证。旅游签证时间期限较短,亦有部分被骗女孩或失足女使用此类签证进入新加坡,在到期后申请白卡,从而延长在新加坡的逗留时间。而工作签证需要担保人及新加坡境内公司提供工作证明,这是“狼群网”犯罪团伙帮助中国女孩入境新加坡的主要方式。

周胜利和朱海涛办理的每一本旅游或工作签证,比正常的代办价格高2000元左右,如果是歌星签证,一本能赚取4000—5000元人民币。

至案发,周胜利共获利600余万元人民币,朱海涛获利800余万元人民币。事后,两人均用赃款购买房产、轿车等,供自己和家人使用,并且设法转移非法所得,逃避警方打击。

然而令周胜利和朱海涛等一伙犯罪嫌疑人想象不到的是,他们发财的美梦还没有醒呢,中新警方就从天而降,一举捣毁了他们这个犯罪团伙,让他们从云端跌到了地狱。(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责编:News011)
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仅代表源网站或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异议请致邮 1836512345#QQ.co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