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工人阿尔及利亚遇袭身亡,原计划不到两天后就回国

2018-12-04 16:28:38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最新消息显示,当日袭击4名中国工人的犯罪嫌疑人已抓获,幸存的3名中国工人在12月2日到警察局进行现场指认。

北京时间11月27日晚上接近0时,河南郑州。孟群保的儿子孟德航收到了那通“致命”的远洋电话。

“父亲遇袭、出血、昏迷、送院”这些关键词,由父亲的多年好友,同在阿尔及利亚做劳务工人的马庆利说出。电话那头,孟德航感觉脑袋里面“哐”的一声。“马上找人救我父亲”,是他能想到的第一个念头。

阿尔及利亚与中国时差为7个小时,中国已经入夜,阿尔及利亚是傍晚。他不知道那边的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1天前,他还跟父亲通了电话,父亲告诉他,已定下11月29日的回国机票,还说给居住在乡下的母亲带了礼物。父亲还告诉他,11月29日回来后,就不用再回去了。

“只差不到2天,只差那么一点点……”这是与记者语音通话的孟德航,不断重复的一句话。几度他因为激动,咳嗽得厉害,无法说话。

意外

最初的1天,孟德航只能从父亲不善言辞的同事口中,得知父亲遇袭送院的零碎信息,直到他看到了父亲同事发来的“北方标志2018.11.28工人被伤事件的报告”图片。在这份由分包方北方新标志公司呈交给中国驻阿大使馆的报告中,首次详细叙述了孟群保和其余3位中国工人遇袭的场景。

北方新标志公司呈交给中国驻阿大使馆的报告。

报告显示,“2018年11月28日下午3点半(时间疑似有误,孟德航称于北京时间11月27接近0时已经接到父亲遇袭消息,推算事发时间应该为当地时间11月27日下午3点半),北方新标志公司4名工人孟群保,楚义川,马庆利,张广慧于阿尔及利亚嘉玛大清真寺南侧东南门外的街道由西向东行走,距清真寺现场东南门约300米处遭到6名本地阿尔及利亚人控制,行凶并抢劫。工人孟群保、楚义川被勒住脖子控制,其中工人孟群保被一名本地阿尔及利亚人使用水泥板块重击脑后部,耳朵大量出血昏迷倒地,被抢走一部华为手机。工人楚义川被另一名本地阿尔及利亚人使用水泥块重击头部左侧,流血晕倒在地,被抢走21000第纳尔”。

报告称,工人马庆利、张广慧挣脱控制逃脱,奔跑大约50米捡起石块准备自卫,回头的时候6名行凶者已逃脱。此后,楚义川、孟群保被救护车送往Salim Zemirll医院进行救治。“其中工人孟群保昏迷不醒不能自主呼吸危及生命,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

北京时间11月29日晚,包工头高学玲曾联系孟德航,对他说“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孟德航说,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意思。11月30日晚9时,工友马庆利再次联系孟德航,称他们下午去医院探望他父亲时,发现孟群保已不在重症监护室,多番打听,才知孟群保已在当地时间30日早上9时许去世。

在工友们多次受阻闯入太平间拍摄传回的视频中,孟德航清晰地看到,他的父亲就躺在简陋的架子上,头、脸部都都贴着纱布,身体一动不动。短短8秒的视频中,充满着抖动的画面和哭声,孟德航一遍遍地看着。

遗憾

孟德航说,父亲孟群保生于1965年,他们一家都住在河南省襄城县紫云镇孟沟村。今年已经53岁的孟群保,当了一辈子的劳务工人,跟着工程跑过中国大江南北,但出国还是第一次。

今年4月,孟群保从包工头高学玲那里知道了阿尔及利亚有个建设工程项目招募劳工,工程期计划为2年,工资比国内高。哪怕他在这之前并不知道阿尔及利亚这个国家,甚至不知道它与中国相距超过1万多公里,孟群保还是决定去跑一趟。

“我曾经劝他,年纪大了,别跑这么远了。”孟德航说。但他说自己心里也明白,父亲为什么还要去这一趟。在他们家中,86岁的老母亲患有糖尿病和偏瘫,妻子身体长期不好,而两个儿子都大了,到了快要结婚的年龄……“家里穷,他还是想多赚点钱”。

最终,孟群保于4月9日与河南中来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务派遣和雇佣合同。合同条款显示,孟群保的试用期为一个月,自到达阿尔及利亚之日开始计算,如果不能胜任该工作,甲方有权终止合作。

4月9日,孟群保与河南中来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和雇佣合同。

也是在4月,孟群保坐上了飞往非洲北部国家阿尔及利亚的航班。那是他第一次踏出中国,但“自从他踏上航班那天开始,他就没有再回来。”

过去半年,远隔重洋的孟群保,总会与家里人保持联系。“他跟我妈感情好,经常会视频聊天。”身在河南郑州打工的孟德航,则平均每10天就会跟父亲通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父亲常对他说,阿尔及利亚那边天气很好,他的身体也适应,但就是工资待遇,不像一开始说得那么好。

“8月,父亲告诉我,因为工资问题,陆续有一批工人回国了,他也想回来了。我跟他说尽快回来,回来了就别再去了。”那时候父亲答应他,收到工资就回,但原定10月回来的计划,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拖到了11个月。

孟德航回忆,北京时间11月26日晚,孟群保通过电话跟他说,已经订下了11月29日的飞机票,确定回国。“那天他心情好,还跟我商量说给妈买份礼物,还在问我要什么,我说什么都不用了,回来就行了,去了这么久,也有点想你了,他还说,我年纪老大不少了,回来就操办我婚礼的事”。那是孟群保最后一次与儿子通话。

此后一天,当地时间下午3时半,孟群保与同行的3位工人,在街道上遭遇本地阿尔及利亚人的袭击。据悉,孟群保倒下的地方,与他的宿舍、工作区都只有数百米之遥,那天,他们4个工人,正从项目部签署完回国行程单,走在回程的路上。

善后

从11月27日晚算起,已过去6天。孟德航表示,在此期间,只有驻阿使馆曾打通两个电话,一通告知他父亲遇袭的信息,一通向他确认孟群保已经死亡。其余的细节,孟德航多是从父亲的同事口中获得。

最新消息显示,当日袭击4名中国工人的犯罪嫌疑人已抓获,幸存的3名中国工人在12月2日到警察局进行现场指认。

孟德航表示,“希望当地能够严惩凶手”。

目前更加迫切的,是他希望把父亲的遗体尽快接回家。12月1日,南都记者曾联系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将遗体运回中国的诉求“不会有问题”,但具体还是要让公司来对接。

然而,孟德航说北方新标志公司至今没有一人联系过家属。“他们一通电话,甚至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孟德航的未婚妻告诉南都记者,事情发生以后,他基本都在跑部门、打电话中度过,连续多夜已无眠。而他的母亲听到父亲遇袭送院的消息,已几度晕厥。

“我只想把我爸的遗体接回来,再把我妈接过来。再也不让她一个人过了。” 孟德航说。

(责编:News011)
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仅代表源网站或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异议请致邮 1836512345#QQ.com。

相关新闻